<del id="xrjt5"><track id="xrjt5"><ins id="xrjt5"></ins></track></del>

            <b id="xrjt5"><track id="xrjt5"><ins id="xrjt5"></ins></track></b>

                <b id="xrjt5"></b>
                <menuitem id="xrjt5"></menuitem>

                  歡迎進入臨沂市財金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基礎園地

                  臨沂書畫藝術家聯誼會特別推薦藝術家第六輯——王頂岐

                  2020-06-15

                  1.jpg

                   王頂岐,字平之,齋號抱樸,1958年生于羲之故里,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國家一級美術師,臨沂大學美術學院客座教授,臨沂書畫藝術家聯誼會藝術顧問。畢業于首都師范大學中國書法文化研究院“弘文書苑”研修班,受教于歐陽中石先生。書法以“二王”為宗,尤愛王羲之“蘭亭序”、“集字圣教序”、 “十七帖”、“王羲之手札”。幼入習書之門,多年臨池無間,日課不輟,深得歐陽中石等當代書法名家的贊賞。作品先后參加過中國書法家協會舉辦的全國首屆手卷書法展、全國第三屆青年書法篆刻作品展、中央衛視組織的“2012中國書畫名家精品迎春展”、紀念徐悲鴻誕辰115周年國際書法美術大展、“農圣杯”全國第三屆聯墨名家A邀請展、紀念中國共產黨成立九十周年暨中國人民解放軍成立八十四周年大型展覽、中國行為法法學會與中書協、中美協舉辦的習近平用典書畫展等,并獲多項獎項。2018年春舉辦“浴沂詠歸·王頂岐書作求正”展。曾出版書法專著《王頂岐學書圣教序》、文論集《我的探索》。  

                  作品欣賞

                  4.jpg


                  5.jpg


                  2.jpg

                  △ 王頂岐臨書《蘭亭序》


                  3.jpg

                   王頂岐臨書王羲之《喪亂帖》局部


                  6.jpg


                  7.jpg


                  8.jpg


                  10.jpg


                  9.jpg


                  11.jpg


                  14.jpg


                  12.jpg


                  13.jpg


                  15.jpg


                  16.jpg


                  18.jpg


                  17.jpg


                  19.jpg


                  20.jpg


                  21.jpg


                  22.jpg


                  23.jpg


                  24.jpg

                  國際雕塑園題字


                  書宗右軍   尚慕晉規----王頂岐先生其人其書   

                  著名書法家 文化學者 王顏山

                  瑯琊臨沂王氏一宗于西晉政權傾覆之際隨晉王室南遷浙江會稽一帶,冠蓋朝野,一門簪纓,與謝氏并稱為望族巨閥。王羲之尤以其書法造詣與影響而被后世尊為書圣,更與其子獻之之書合稱“二王”,千載之下乃為中華書法最高代表,其形神技藝直為圭臬。若綜觀右軍書法及歷代嘉評,即可見其初自衛夫人以學鐘繇,而能脫除藩籬得其姿媚;繼學秦漢篆隸而得其淳古氣象,再師張芝草意,得其內擫使轉之筆法。終其一生可謂轉益多師,汲古出新。而王右軍才情卓犖,志存高遠,富于研創,能將平生所覽所學篆隸諸體及其筆法妙用悉數融匯于自己的真行草體之中,以其超邁群倫的智慧實踐“約撮眾法,備成一家”,將他那個時代的書法藝術最佳體勢與精神內蘊推向最高標準,并為后世書法開辟新天廣地。清代梁巘《論書》曰“晉書神韻瀟灑而流弊則輕散。唐賢矯之以法,整齊嚴謹而流弊則拘苦。宋人思脫唐習,造意用筆縱橫有馀而韻不及晉,法不逮唐。元明厭宋之放逸,尚慕晉規”云云。若以中華一千幾百年書法之演化發展而言,此語似亦有據。而若以書法美學及晉書血脈而言,則梁氏之言首尾兩端皆有偏蔽。我以為梁氏所譏晉人書法“輕散”流弊恰是以二王為代表的晉人書法雅蘊清寧之精魂與特質。梁氏殊不見二王書風以其融貫眾法,姿致華貴與內蘊富瞻種種神采而一直為千載以降萬千書家奉為典范。所謂“尚慕晉規”者又何止于元明之人耶?

                  我以為凡是解讀與評述一種藝文品類,應當結合其初始地域或社會群落之人文歷史和風習特色進行考證判斷。否則,就事論事,以人論人,終非科學方法。所以,在斗膽評介同道文友的作品之時,便注重將此觀念引入驗證與分析。于此,當我以此小文評述書界同道、古瑯琊地區原住民王頂岐先生學書道路與書法成果之前,便寫出前面這段文字,發抒我對山東古瑯琊地區古代文脈傳承與積蘊底氣之欽慕。

                  我也一向反對于若干年來滋蔓衍生的一種社會偏見,那就是將某些黨政領導干部司職公務之馀的藝文愛好視作“不務正業”、“玩忽職守”云云。我反而主張應當正視并提倡各級黨政領導干部政務之馀,根據自身情況和興趣養成一種文藝愛好,持之以恒,不斷實踐,用以消解公務汶繁,涵養文化品格,了解文化規律,推助文化發展。只要不沉湎其中玩物喪志,便可稱作勤勉職守,展示文風。古人講“六藝”,當今尚“復合”,此情此行,不亦宜乎?此情此理,不僅為社會文化之福祉,彬彬矻矻,焉非賢官循吏與清風君子耶?淄博市人大第一副主任王頂岐先生多年以來始終體現與實踐著這一人生理念與藝文之好。

                  我與王頂岐先生于十幾年之前究因書藝愛好而相識。興趣一致,識見略同,迅即結為書道文友。平時過往不稱邇密,卻互知底里,各輸誠敬。保持鏈接并不斷增深的文誼之關鍵乃是對右軍書法的無比崇信與高度評價,接談最多的便是頂岐先生對臨習王字的體會和我對王字的一些解讀。頂岐先生溫敦寬厚,不矜不伐,謙虛誠懇更令我以誠推誠,以德報德,對他遜敬三分,未敢造次作態。

                  王頂岐先生自幼幸承門庭之訓,學文習書早得顧復啟蒙。始起捉管,繼而描紅,根基早奠,意趣先萌。及至束發入學之時,書字能力已具模樣。此后十幾年之中學校生活雖稱辛苦,卻從未棄置讀帖臨書之功夫。或習或輟,或碑或帖,箇中情形亦不必細究。若溯往而察其從書行跡,亦如數百年以來塾坊與家學對于少幼之輩啟步從書道途方向之常規。乃是大多自唐楷入手,尤重顏柳。習柳以探骨法,學顏以得腴厚;欲追北碑剛健錯落之意,便用心于歐,欲脫拘苦板滯之蔽,便窺褚趙等家。若習行書則必先以二王為正宗首選焉。正道是見識有別,門出不同,見仁見智,實難并轡而行。我謂古人書體,時代面目,各自擅長。王嬙西施,環肥燕瘦,各見姿致;武弁書生,性情殊異。后人摩古習書便不可膠柱鼓瑟,劃一步法。然則,右軍書法千載張幟,百世奉習,其所以魅力不減者蓋以融古出新,精研體勢,晉風習習,高懷朗朗。而且結字謀篇瀟灑縱橫,儀態端莊,深蘊雅美之質。后世之人以其為書學基準,再學他人便可立身站定,左右捭闔,出將入相,變法出新。所以,王頂岐先生自而立之年便打定主意傾心于臨學右軍之書,尤可視為淵源家學,遙慕祖風,先占書脈之地利,早得三分之風氣也。

                  十幾年前,我第一次觀讀頂岐先生數十紙臨書日課之什,便大見其臨學王字之初步成果。感到他心有意象,找到感覺,小得形神。不禁撫掌贊之曰“足下書宗右軍,可謂初入堂奧”。而頂岐先生身膺司職,政務繁忙,書法功課全在公休與夜晚。焚膏繼晷,浸淫其中,三更燈火,五更雞窗,志無懈怠。近些年來,我更以同道書友之故多得就近觀讀他的許多臨帖與研創之作,更加驚異其數量之巨,嘆服其作書認真。他不僅選定一帖反復臨讀,注意點畫務追形神,凡見一字非佳則另紙重寫,一卷不稱則再作數倍之功。日居月諸,志趣益堅。于矻矻切切之中致使書藝日進,識見愈深。他先以《蘭亭序》與集字《心經》入手,之后則多年肆力于臨學集王字《圣教序》,于悉心練字之同時,用心揣摩體會行氣字距之體勢,從而把握多字長卷之構圖氣象。我為此而感慨,欣然對頂岐先生曰“唐之后凡學右軍書法者已無親窺右軍原書之幸,均以唐人臨本或集字帖為神主,況且唐人所集右軍字帖本自達神妙,可謂只下真跡一等者,由此可知集王字書帖冊牘不論長短亦足可作為范式。”頂岐先生喜曰“幸聆清論,此與我見略同”。

                  累土為山,涓積成河。十年磨一劍,三釀而稱酎。近年以來,頂岐先生所作之書更當刮目相看。結體溫雅閑靜,用筆轉折有致,卷面虛實相涵,通篇氣凝神完,努力體現王右軍書法所涵泳的“點曳之工,裁成之妙”藝術特質。在頂岐先生許多優秀作品中不斷展現著那種暇豫清寧、華茂散逸的氣息。

                  大約九年之前,頂岐先生將他數月之內臨摹《圣教序》片幅予以精覽撿選裱為長卷,洋洋灑灑堪稱巨制。以此卷本與各式作品負笈京師,先后向當今海內書界名家巨擘問道求教。眾多先生均在嘉贊之同時不吝齒牙之惠熱心予以點評指導,而且于卷首卷尾書題序跋。歐陽中石先生亦收頂岐先生為入室弟子,頂岐先生幸得親炙口授,并說“你既學二王,則必堅定信念,心無旁騖,勿復猶疑”云云。頂岐先生由此更加抱本守一,增強信心,而且冀有新成焉。我曾手披此卷嘆曰“含章合璧,主客濟美,足可典藏”云。

                  乙未三月初,王頂岐先生持書過我以作文噱。我幸得再讀他近來重臨《圣教序》新什數十紙,頓覺豁目沁脾,眼前一亮。這什臨本不論結字體勢,筆法嫻熟,乃至卷幅神韻等等較之九年前那件姊妹篇長卷均有大步抬升,堪稱幾十年間若干臨本之精佳者,與舊時所成已不可同日而語矣。

                  十數年之間,與頂岐先生以書訂交,我無不感佩其對政務、對書法、對友朋的真情實意和嚴謹不茍。書名日隆,索書求字者便不絕于門。凡應所求,則必報以誠敬。每有出手,往往復作數件,經品讀斟酌精選其一,從不荒率敷衍,浪置搪塞,撒播次劣以欺世哄人。古諺曰“字如其人”,頂岐先生之行為可為此言之鏡證。知行合一,互為表里,此乃古人書文作派,更為今人從藝正則。

                  作為一位黨政領導干部,王頂岐先生于從政習書之中正其身,勤于政,敏事敬業,甘之如飴。孔子曰“弟子入則孝,出則悌。謹而信,泛愛眾,而親仁。行有余力,則以學文”。王頂岐先生幾十年來躬行持恒,政務與書藝得以互補。仁顯諸政,孝行于家,文佩乎身。孔子又曰“志于道,據于德,依于仁,游于藝”。試看王頂岐先生之舉止,庶幾乎近焉。

                  (作者系山東省書法家協會顧問、淄博市書法家協會名譽主席、淄博市政協原副主席)


                  上一篇:臨沂書畫藝術家聯誼會寫生創作基地落戶“真卿梅園”! 下一篇:福瑞德集團握手山東廣電網絡臨沂分公司~雙方簽約儀式暨光伏富民推進會在沂南順利召開!
                  欧美牲交a欧美牲交aⅴ免费真,欧美三级欧美一级,欧美成人刺激A片